贝克街的川

我偷白金汉宫烟灰缸养你啊!

P4原图为爱发电
活在滤镜里。
福福真好吸嘻嘻。

暑假这个号重开,写狐鬼传说去了

算是读后感??

好久没有一篇文让我想写评论了,而且是在这种关头,只能说是缘吧——
真正坚定我要看完这个念头是血雨探花名号一出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一座阴云缭绕的山峰,再往近了看,天上淅淅沥沥的下着雨。
再细看。一个纤长的身影在雨中显得有一点单薄。现在只暗想,错觉。错觉。可那股孤寂的感觉在多么诡异的场景下都掩盖不住。
然后,那身影倾了倾。血红的伞跟着他身形倾了,挡住了一朵白色的小花。没有让它于着这血雨中被染红。
我可以遭千刀万剐,铜炉煅烧。
我可以满手鲜血,挖眼锻刀。
我可以遭万人唾弃,世人嗟伐。
可你不行。你生来就是金枝玉叶,你得干干净净的。
是,他得干干净净得。
身在无间,心在桃园。
没有你的地方都是无间。
这些谢怜是结结实实什么都不知道。
其实比起谢怜花城要幸运的多。
在他坠落时,有个人接住了他。
在他濒死时,这个人救了他。
在他崩溃时,这个人说如果活下去没有意义,那就把我当成你活下去的意义吧。
可这些谢怜都没有。
他坠落时,万人倾推他庙宇千观。
他濒死时,仍有万剑穿心。
他崩溃时,身边还有一个白无相。
旁人可以求神拜佛,连花城都在为了他活。
他又为了谁?
他又求谁拜谁?
他自己就是神佛。
所以就连死,他也求不得。
连唯一的信徒都魂飞魄散了。
戚容说对了一句话,他这个太子表哥,的的确确太失败了。
十七岁飞升,两次遭贬。
做神仙做到去捡破烂。
偷鸡摸狗,打劫卖艺都干过。
大概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可那又如何,他不还是干干净净的。你要我自甘堕落,你要我心怀怨恨,你要我跟你一样。
我偏不。
永远不!
这一次,神明和信徒是互相救赎的。
天官赐福,
百无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