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的川

福华女孩,bcmf都吃欢迎勾搭,万年拖更,嘻嘻

【Johnlock】

        #小两口还没表白之前的追凶现场,食用愉快。#

        尚浅的水洼还未来得及留住雨水,就像人们再怎么不情愿也留不住秋天。初冬还是来了,雨却没走,依旧留恋着伦敦。
        雨滴无情地将水面击碎,又急着成为他们的一员,渐渐地所有的水洼连成一片,伤透了行人的脑筋。树林里寂静的水气弥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却忙着打破这一切。出门前随意擦过的皮鞋彻底投入了泥水的怀抱,它的主人却无暇顾及这些。
        “John!快!我们快跟丢了!”
        军医深吸了口气,抬手抹了把脸上的雨水,认命地加快了脚步。
        脚步落在常年层层叠叠积累的叶片上,发出支离破碎的声音,有些已经开始腐化的也不能幸免。树林已经靠近了边缘,桩桩木木变得星疏月朗。海拔也越来越高。
       侦探一心一意想着抓人,靠着自身优势把距离拉的越来越近,和军医的距离却逐渐拉开。聪明人总是为了达到目的而忽略了身边的环境和人。更何况这个案子已经让他们不眠不休三天三夜,并且浪费,不,用掉了十几张尼古丁贴片了。
       海拔多多少少影响了人的感官,军医不得不看向他室友和他们正在追赶的凶手。他的大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把话喊出去了。
       “Sherlock!停下,别追了!”
       John的呼喊声被闪电过后的雷声淹没,没有丝毫传进Sherlock的耳朵里。他不管不顾地追着,似乎胸有成竹,同时他也和John一样喊了停下。
       雷声之前的闪电是原因。
       白光击破黑夜,降落到高处的树上。火光照亮了一小片山。再往前就是他们正奔向的方向。
      断崖。
      大侦探有点怒不可遏。追不追上倒是没关系,若是不能亲自将凶手抓住并且炫耀一番自己的推理从而看到对方心理防线和龌龊心思被戳穿时的精彩表情,他会觉得十分失望的。
       可天公不作美。雷声到的恰到好处,提前宣判了凶手的死刑。
       脚下的土石在雨水的浸润过后变得松动腻滑。再怎么小心也很有可能会中招,比如现在。
       Sherlock死死地拽着眼前人的手试图用一己之力把一个成年男人拽上来。忽略掉耳边渐渐细微的雨声和滚石跌落的声音,Sherlock的青筋爬上下颚,身上的关节也开始泛起阵阵痛楚。
        “把另一只手给我!John,快点过来帮我!我再说一遍,把手给我!”
        Sherlock后悔他带了手套,现在他的手套上不仅沾满了泥水,还降低了他把人救上来的可能性。汗水混着雨水滴到手上,大衣袖子和手套边缘之间光裸的皮肤被岩石擦的泛红,眼看就要破了。John已经上气不接下气,长时间安稳的退伍生活好不容易因为这位不速之客的闯入多了些刺激和激情。但是显然,我们的退伍军医还没来得及适。
        有些事情就像注定的,赶不上就是赶不上。
        Sherlock站起来,眼睛死死地盯着深渊。看不出喜怒,又一道闪电击破长空,将他的剪影打在了夜幕上,消瘦锐利的身形被拉长。侦探绷着脸,终于克制不住自己的怒气,一脚踢上了旁边的石头。

        John,靠近他的室友拍了拍他的肩膀。“打电话给苏格兰场,让Lestrade解决吧。”
        “我不要。”
        “Sherlock!哪怕一次你能不能交给警察处理,人已经死了!”
        “John,如果刚才我再坚持一会或者你再快一点他就不会死!”
         “请等一下!所以你现在是在怪我?!”他现在有点气急败坏,他可是也跟着追了好久。
         Sherlock看着他的眼睛,破天荒的闭上了嘴那眼神仿佛在说“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军医在长达十秒的对视中败下阵来。“好吧,就算咱们俩都有责任,你能不能打电话给警察。”
          “John,我不能。”
          “天哪为什么?”
Sherlock抿了抿嘴,眼神不知道在向哪个方向飘。
           “说。”
           “追人的时候弄丢了。”
           “用我的。”
           “昨天晚上我玩没电了。”
           “......”
           两分钟过去了依旧没有人说话,John在极力克制自己想往Holmes先生的脸上来一拳的冲动。而大侦探正在四处张望。
        “John,有个坏消息,咱们离城区起码有三个小时的路程。阴晴不定的天气还给咱们带来了泥石流和山体滑坡的危险所以我想我们可能要找个干燥一点的地方过夜了。”
        好不容易点起的火焰,将光明和温暖传递到了唯一的一小片区域。
         Sherlock不紧不慢地脱下围巾和大衣晾在篝火边好让他们干的快一点。他走回旁边的空地,环视了一圈找到了能够接受到最多火光和温度的角度,靠着树坐了下来。他看了看正在展开自己围巾的John,冲着他拍了拍旁边的位置。
        “两个人坐的近一点会比较暖和John,为了保证一晚上唯一一点温度不会流失殆尽你还是过来吧。”
        John叹了口气,把Sherlock的围巾和大衣展开,走到他身边坐下。Sherlock有点焦灼地握着拳头,蜷着腿把下巴抵在了膝盖上。
       “我还是觉得不是你的错,而且他也不是什么好人。”
        “John,我不需要你安慰我。”
        “我没有在安慰你,好吧就算是你也好歹试着接受一下我的好意,我是在关心你。我们至少是朋友不是吗......”John几乎是忍着脾气和困意在跟他说话,潮湿的衣服透着寒意,转而又被火光驱散,这让困倦更容易趁虚而入,席卷着两个人。
         “你没有责任要关心我,我也不需要朋友。”
如果此时此刻我们的军医稍微清醒一点就能够看到火光下Sherlock微微放大的瞳孔和颤抖的睫毛。树林里安静的环境会放大他那渐渐加速的心跳。可惜,我们的军医已经靠着大侦探睡着了,也没有听清这句话。
        第二天一早John并没有看见Sherlock,在他努力回忆昨天发生了什么的时候,Sherlock从林子深处回来了。
        “我看好了方向,我想再过不久就会有直升飞机来接我们。尸体交给警察吧,咱们回221B。我已经开始想念哈德森太太的早餐了。”
        “也就是说你叫了警察?”
        “我当然叫了警察,再进林子之前我就给Lestrade发了短信让他们第二天一早来接我们,昨天那个雨势就省省吧,咱们只能凑合一晚。”
        “.......”
        “好,Sherlock这件事情我不追究你,但是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围巾会缠在我脖子上,还有你的大衣,它为什么会出现在我身上。”
         “shut up John,我们回家。”
       
         

评论(13)

热度(71)

  1. 瓜º贝克街的川 转载了此文字
    你们看看他!!!!!!